云南曲靖:一位离休老同志写给瑞洲教育的诗


《知心者》

“烦心的树!烦心的树!

我打你!我踢你!

别的树接桃你不结桃!

别的树开花你不开花!

烦死我啦!烦死我啦!……”

一中年行者,

看见路边一老者,

对桃树大发脾气;

又是打巴掌,又是脚踢。

他太心烦,他太生气。

中年人端详那树,

果然无桃也无花;

稀稀的几片黄叶,

在风中抖动,仿佛担惊受怕;

树身破了几处皮,

还流着桃胶,

那是树的泪花。

“老爷爷”,中年人说:

“树已经在哭泣,你还打他、骂他;

你看,那些树叶在风中抖动,

他肯定委屈,有些害怕。

“中年人”老爷爷说:

这树伤透了我的心,

你还同情他?

我对他全部的希望

都泡汤了!

老人转身就走,

把手中的铁锹愤愤地丢下。

中年人

左转转右转转,好像在观察,

又好像和树在对话:

“树啊,树啊,你有什么委屈?

说说你心里话。

“嗨!”——

中年人发现,

树根全是一坑浓浓的肥皂水,

还冒着热气;

猛抬头,

那汹涌的排烟管,

向桃树头顶不断地喷着废气。

“噢——”

中年人明白了:

树受着很大的压力,

他心中的苦楚无处宣泄。

中年人立即行动:

马上用铁锹,

排掉了热肥皂水,

又扭转了树顶上的排烟筒,

使废气不再对桃树猛吹。

桃树顿觉轻松、愉快,

他摆掉了那稀稀的黄叶,

新的嫩芽生了出来。

“你好啊!你进步真快!

你是多好的一棵树,

多么可爱!

桃树受了鼓舞:

“我有信心,

我也要自尊自爱。

不久,

长出了浓浓的树叶,

结上了累累的桃子,

把树顶美美地覆盖。

蜻蜓也飞来,

蝴蝶也舞来,

鸟儿在周围哇哇地歌唱!

那老者看见树,

很是惊喜,很是奇怪。

“中年人,

你是树的知心者,你真行!

这中年人——

就是中国特别教育的见证人,

他的名字叫瑞洲教育!

                                             

一位离休老人:王子聪

                                                    2012年5月12日


文章分类: 家长来信
留言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