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巴中:毕业学员陈桥致成都瑞洲教育的一封信

我叫陈桥,对于我二十几岁的人生说不上感悟,说说我的经历。

  这是我的故事,我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爷爷英雄一生,西南联大毕业,参加过抗美援朝,是一位知名的英语教授,母亲是大学教授,研究生的导师,父亲也在大学里做管理工作,我十五岁以前的人生在这样一个光环下波澜不惊,换一种说法可能就是娇生惯养,甚至是众星捧月。这是一组我以前再平常不过和父母的对话:“妈,给我把饭端过来。”“爸,把我的鞋子给我拿过来。”我的父母经常这样被我像保姆似的使唤来使唤去,当然,现在有很多独生子女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但从我上初二开始,那时涉世很浅的我学着别人抽了第一根烟,第一次喝醉,第一次旷课,第一次交女朋友,乃至第一次打架。就在我的这个叛逆期,我的妈妈正好去了外地攻读博士,爸爸也忙于工作,我愈发变得不可收拾,年仅十五岁的我开始出入于社会上形形色色的场合。后来爸爸发现了这一问题,为了给我更换学习环境,给我办了转学,但那时不懂事的我认准了拳头硬就能在人前高一等的看法,到了新的环境,依然鬼混不改,听到有人背后说我的坏话,便拿棍子大打出手,把人打进医院报了警,我连面都不出,因为我明白后边有人会给我解决,谁,我爸妈呗。由于我中考的分数不够分数线,家里花钱给我上了一所重点高中,那时的我,十七岁。开学不到一个月,我就有了女朋友,为了我所谓的女朋友,我曾经纠结了一群人打架,还因为舍友被人欺负了,从饭店里把正在吃饭的人拖出来痛打一番。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和朋友到处喝酒,玩乐。还沉迷与网络游戏不可自拔,最后被学校开除,开除的原因是我在床铺下边放了一把砍刀被楼管员发现并举报了。两年被三个学校开除的我父母实在没有办法,把我送到其实是骗到了成都瑞洲教育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号,我被骗到了成都瑞洲教育,从我一进门就觉得不对劲,我看到一群穿着作训服的孩子在操场上和军人一样顶着太阳在训练,紧接着我就看到了校长,用我当时的想法来说,他做派很叼,说话很冲,让我感觉很不爽,一股火就冒了上来,先是竟然张口骂了我的父亲骗我,后来校长的司机上来拉我我一拳把他打开就想冲上去打校长,后来被几名教员拉走说:“拳头硬有本事和我打。”后来一向不服软的我吃了亏,但我心里还想着,先顺着他们,往后走走再看。对于这样的一个我,教员们都不想带我这个烫手的山芋,人群中一个个头不高的人却说了句,“我要你了,跟我来吧。”他叫向林,我后来叫他向哥,当过兵,26岁。我那时十六岁,身高却已经一米八零了,却一百七十多斤,初来乍到的我根本跟不上大家训练的节奏,五点半起床叠军被,出早操后匆忙的早饭,紧接着又是一天的军事,体能训练。心里和体力的双重透支压的我回想起了以前的美好的生活,我开始想家我开始懊悔我开始反思。对于那时军事队列和体能都很差的我,向哥让我当了排头兵,相当于班长,喊口令,他用他对我的宽容狠狠的教育了我这个浪子。我开始学着为别人着想,为了不给向哥丢人,我开始拼命训练,队列,体能,生活技能,行为习惯。几个月后,不仅我的体重减了三十斤,各项能力也名列前茅。我通过留言的方式将我的进步告诉了远方的爸爸妈妈,他们非常高兴,也鼓励了我。我开始更加努力,在训练闲暇之余也能看看书,这是爸妈怎么也没想到的,因为从前的我只要一看到书就头疼。我开始喜欢上了用读书来充实自己,这种喜欢是自觉地,没有人逼你的,这也是少年西点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一点,让我懂得了珍惜,有了这种对比才体会到了上学读书,朝九晚五,是多么幸福。有时候晚上睡觉,我还总梦到我在课堂里上课的情景,每天训练我心里都憧憬着课堂的美好,我觉得特别充实,有希望,特别开心。

  半年多后,我迎来了爸妈来接我的那一天。感谢成都瑞洲教育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也让我变得体魄强健,现在的留学日子,由于课时的轻松闲暇使我还是总回味在成都瑞洲教育的日子,虽然很苦,但和兄弟们一起并肩奋斗在操场上训练,在晚上大家都不说话但都在想家的那一些岁月。现在,我懂得了感恩,也知道了珍惜,我觉得拿着笔学习,写文章对我来说是一种快乐,我也很享受现在的学习生活,我体味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对比起以前的心态变了,遇事浮躁是办不了事的,现在我总是从事情中寻找自己还需要提高的地方。谢谢瑞洲教育改造了我,先做人再做事,这句话我会铭记一辈子。走的那天,向哥还是一身朴素的军装和阳光的笑脸让我心里一阵的酸楚,到现在我还很后悔,当时没能和他多说上几句话就这么走了。现在,我在美国读书,我很想念国内的亲人,在闲暇之余,我随手写下了这些把我敲碎,又重新塑造了我的成都励志教育以及和向哥在一起的让我难忘的岁月。

 写到这里了。最后,在此向成都瑞洲教育的刘校长,书记,全体教员及工作人员敬礼。

                                         

弟子:陈桥


文章分类: 家长来信
留言免费咨询